目前分類:隨筆 │ 文字故事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1431538103.jpg

      今天清晨,阿公依舊坐在他熟悉的塑膠椅上,戴著他心愛的墨鏡坐在那,伴著清晨涼爽的微風,若有所思的望著遠方的山巒。回到宜蘭的這段時間裡,每天早上總會看到阿公坐在家裡後方的簷下,坐在塑膠椅上,沒做任何事,只是透著他的墨鏡看著早晨的事情發生,早上七點十分,妹妹第一個離開家,騎著腳踏車去上學,出門前還不忘和阿公說聲「再見」,阿公聽到點了點頭示意,這就是阿公的表達方式,沒有表露出過多的情緒,只是輕輕的帶過表達他的想法。過了一會兒,就讀國小的小堂妹過來找阿公,每天阿公都會騎著他的機車載小堂妹去上學,小堂妹坐在機車前座,阿公發動引擎,緩緩的騎著車離開,那背影我很熟悉,那氣味和場景在我記憶裡有了溫度,那是小學時候的我。

卡夫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SAM_3736 (Large).JPG

洗澡,在早晨 6:35,當坦蕩面對身體時,是看著鏡中的影像,他不像自己,但確實是自己,一陣靜默後,打開開關,水流聲迴盪在浴室中,終止了靜默。水順著髮絲流瀉而下,滴落地板,隱約是聽到水滴的聲音。搓洗著頭髮,被泡沫包圍,用手在泡沫中找尋頭髮。拿起肥皂,稍稍搓出泡沫,一樣用泡沫將身體包圍。也許泡沫讓人感覺在母體當中,有種包圍和安全感。但就算泡沫在怎麼有安全感,始終還是得離開。

文章標籤

卡夫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IMG_0129 (Small).JPG

卡夫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