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M_3736 (Large).JPG

洗澡,在早晨 6:35,當坦蕩面對身體時,是看著鏡中的影像,他不像自己,但確實是自己,一陣靜默後,打開開關,水流聲迴盪在浴室中,終止了靜默。水順著髮絲流瀉而下,滴落地板,隱約是聽到水滴的聲音。搓洗著頭髮,被泡沫包圍,用手在泡沫中找尋頭髮。拿起肥皂,稍稍搓出泡沫,一樣用泡沫將身體包圍。也許泡沫讓人感覺在母體當中,有種包圍和安全感。但就算泡沫在怎麼有安全感,始終還是得離開。

水聲迴盪在空氣中,急促的水,泡沫,共同流入排水孔。洗完,還未拿浴巾擦乾身體,已迫不及待走出浴室。走到房間,房間門開著,透著外面的涼風。肌膚吹著風,毛細孔似在呼吸,身體清涼通暢。拿起一張衛生紙,擦乾眼鏡、拭淨耳朵。皺巴巴的衛生紙,被鏡片上、耳朵上的水給沾濕了。

頭髮濕著,不想吹乾,讓這早晨的風,幫我風乾。這早晨,淋漓水聲換取一方潔淨。

 

SAM_3727 (Large).JPG


SAM_3720 (Large).JPG

 

SAM_3717 (Large).JPG

, ,

卡夫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